4个月前 (01-16)  人生百态 |   抢沙发  1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余幼时即嗜学。家贫,无从致书以观,每假借于藏书之家,手自笔录,计日以还。天大寒,砚冰坚,手指不可屈伸,弗之怠。录毕,走送之,不敢稍逾约。以是人多以书假余,

送东阳马生序(节选)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学习。因为家里穷,拿不到书看,经常向图书馆借钱,亲自抄,约定的日子寄回去。天气冷的时候,盐池的水是冻实的冰,手指伸不开,我依然不放松看书。抄完请返家,不敢稍超约定时限。因为人比书多,

余因得遍观群书。既加冠,益慕圣贤之道,又患无硕师、名人与游,尝趋百里外,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。先达德隆望尊,门人弟子填其室,未尝稍降辞色。余立侍左右,援疑质理,俯身倾耳以请;或遇其叱咄,色愈恭,礼愈至,不敢出一言以复;俟其欣悦,则又请焉。故余虽愚,卒获有所闻。

找师父的时候,我提着书箱、塔拉鞋,走在大谷的深山里,冬天的寒风又冷,积雪几尺深,脚和皮肤冻得有裂痕不知道。进屋后,四肢僵硬,无法动弹,仆人给了我热水,盖上了被套,过了很久才暖和过来。住酒店,一天吃两顿饭,没有新鲜的肥肉和美味的享受。佘生为齐所绣,头戴宝饰帽,腰佩白玉指环,左佩宝剑,右佩臭装,神似神人;与此同时,我的长袍里没有慕岩的感觉。中间玩够了的人,不知道口身的服务不像别人。我的努力和辛苦大概就是这样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三一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guanqiu301.com/100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