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3-02)  真挚情感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.谢云

谢云个子不高,只有160厘米。奶奶把他养大的。他没有听奶奶说起过他的父亲,只听奶奶说过他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。

他喜欢在网吧打游戏,但不喜欢看书。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。但是人是聪明的,而且会说话,任何人都可以适当的说话。网吧老板对他也不错。时间长了,他成了老板的弟弟。老板让他做什么事,他跑得很快,就是来上网的人让他做什么事,他从来不推脱。所以来上网的客户也叫他小弟,对他印象不错。

后来奶奶去世,没有经济来源,老板正式让他做网管。

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从小就在网吧混。如果他不懂,他会问所有大大小小的游戏朋友,加上老板的训练——

所以他在网吧也能解决一些问题,但是问题太大了,还是要给老板打电话。

二、网络管理

“小哥哥,我电脑卡了一段时间,黑屏了。我该怎么办?不然给我换。”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找到了谢云,谢云去找了一会儿,但是效果不好。今天老板有事。“小姐姐你放心,我会给你想办法的。请先看看钟。从现在开始,我会帮你把时间调回来。”然后他走向后面的电脑。“王师兄,你能帮我看一下吗?” “小哥哥,我今天有点忙。我不是因为饿了才离开的。我只是想早点完成这部电影,这样我就可以吃点东西了。”然后葛望的眼睛仔细地看着显示屏,他不停地说着话,手里徘徊着鼠标。“很简单。去看看,我给你弄点吃的。” “那我就推不动了,只好给你看了。”说完,葛望移到了坐在电脑桌前的小妹妹——

三.王哥

小姐姐用的电脑系统坏了,王哥哥重装一下就好了。谢云的饭菜也被买了回来。王哥接过买的饭盒,像往常一样拿出20元钱给,而伸出双手去推。“王哥,今天饭钱不敢要了。你帮了我很多。也许我不能忍受一个午餐盒。” “你确定不要吗?” “不能带!” “如果你真的不想要,那也没办法。我打算向你的老板收取修理费。现在,我吃了你的饭后,就很难向他收费了。要知道,店里装系统要50块钱。你老板又讨厌了。难怪他这么喜欢你——” “抱歉今天耽误了葛望的时间。要说这个,不是老板赚的,是我还没学到葛望的好技术。” “有空我教你。”谢云正要回答,小妹妹瞥了他一眼。“就算葛望有时间教你,你能学好吗?技术需要文化,就不要浪费王哥的时间了。只能帮帮忙,跑腿买点饭盒——” “就是就是就是。你今天有什么要我做的吗” “是的,我也饿了。”她一边说一边把钱递给了他。“这钱可以买两张。你能完成它吗?” “你忘了吗?还有你的——”

第四,小姐姐

“你总是出钱让我买盒饭,我今天应该请你吃饭。” “太好了!那么请。但是,你请我,我就不能吃盒饭,或者去路边摊。我必须去一家餐馆—”“。那等等,我兜里没那么多钱。我回来的时候会买一些。”小姐姐一把抓住谢云,后者转身离开。“去拿什么啊,有多少付多少,剩下的姐付。” “我为什么要邀请你?” “我不在乎这个,只要你请我吃饭。”

就在这时候,两个人突然冲过来一辆车,第一眼就撞上了车。谢云及时作出了反应,伸出双手将小妹妹推开。小姐姐还没回过神来,就扑倒了(脸朝地)。她认为这是谢云的恶作剧,这让她很生气。当她起来时,她看到谢云被车撞得鲜血直流,她还摔断了一条腿—

动词 (verb的缩写)毕冬梅

小姐姐叫毕冬梅。她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不在了。她是由她大12岁的姐姐带大的。婚后还是她养的。虽然她姐夫比她姐姐大很多,但她很富有。姐夫平时惯着姐姐,姐姐平时也惯着她。她也是一个打游戏的爱好者。她在家不玩电脑,却爱上了网吧,因为那里高手多,可以找人问怎么进阶,怎么进入舞台。她在那里认识很多人,她和谢云更好。谢云这次为了救她受了重伤。幸运的是,她没有生命危险。

毕冬梅已经照顾谢云两个多月了。她一直住在他家,她的姐姐并没有太在意她,因为谢云一定是为了救姐姐而受伤的。

冬梅没有想过什么是善良和感恩。她只知道他对她好,所以她也要对他好。所以她从来不拒绝他的任何要求,哪怕是过分无理——

第六,甜心

“妹我的腿好了,可以走了。让我们看看我是否有时间能去你家。” “去我家?做什么?” “我得感谢你姐姐和你姐夫。他们不知道来回跑了多少路,才拿回我受伤的赔偿金,为我花了很多钱。” “他们也应该,因为你救了她的妹妹。” “姐姐,如果我叫你姐姐,我应该救你。” “你比我小。你为什么叫我姐姐?” “在那两三个月的疗养期间,我什么都不能做,甚至不能下床。一切都取决于你。你帮我做所有的事。你还帮我做不该做的事。如果你带我去看那些不该看的地方,你就是我的男人。” “你是谁?” “甜心。” “什么是心上人?”毕冬梅已经爱上他了。我听了他的话很高兴,但表面上他是故意问的。“跟老婆一样!当你说你丈夫叫他妻子的时候,你应该叫他姐姐还是妹妹?”冬梅有点不好意思。“美美,以后你得叫我哥哥。” “那就叫哥哥,哥哥!我的小弟弟!我不感到羞耻。我比我小。我坚持做我的兄弟。看不出你年纪小了点,知道的也不少,庙也不少——”

七、姐夫

“大叔你好!” “他是我姐夫。你怎么叫他叔叔?你得像我一样叫他哥哥。”谢云不太认同毕冬梅。“从年龄上来说,我得叫他大叔。” “冬梅,别闹了,坐下吧。”姐夫仔细端详了谢云一会儿,“叔叔!我怕我受不了!” “姐夫,你说什么?如果你这么说,我以后不也应该叫你叔叔吗?”“随便你,随便你。” “那可不行。规则还是要讲的。给你姐夫打电话,谢云也要给你姐夫打电话。你不会错的。”毕冬梅的姐姐毕秋菊坚定地说。姐夫补充道,“我随便说的,也没逼他们叫叔叔。” “反正不能叫大叔。”

姐夫好像又想起了什么——

“我一看到小谢,就觉得和他有很大关系:

——那天,谢云被车撞了,失血过多,需要输血。他是b.ab血统。当时血库没有这个血,找了一些献血者。他们不是这种血型——

这个时候我刚来医院,听说他需要的是B.A.B .的血,我以为我是B.A.B .的血。

但是,转念一想,为一个小混混献血值得吗?我快50岁了。虽然他救了他嫂子,但是多给他点钱就行了。

当我进入病房时,我看到谢云处于恶病质状态,严重创伤后急需输血。我不能再忍受了。我立刻改变了主意——我一定要救他——

事后总觉得谢云长得像‘那个人’那个血型。为什么是一样的—”

董梅听到姐夫说‘那个人’就很好奇。“你说谢云长得像‘那个人’,‘那个人是谁’—”

八个,叔叔

“大叔,多亏了你,不然我就死定了。” “我让你叫他哥哥,怎么又叫叔叔了?” “在他这个年纪,叫他叔叔比较好,叫他哥哥比较好。他看起来年轻又老。”谢云还是不接受毕冬梅说的话“照这样算,你得叫我阿姨了。” “我就叫你阿姨吧。” “真的——我是怎么交到一个蠢男朋友的?”姐夫看到他们斗嘴,有点好笑。“别说他傻。他没有愚蠢地救你,也不会受伤。” “你怎么替外人说话?” “他是外人吗?他很快就要成为我的妹夫了。”毕秋菊听到这些话,趁机站到了姐姐这边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小谢不能叫你叔叔。” “为什么总这么说?记得你叫我叔叔的时候。”毕秋菊笑了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嫁给了你叔叔。”毕冬梅也笑了,“那我们都可以叫你叔叔了。” “那我就是你叔叔了!”姐夫也有点搞笑。

然后他问谢云,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?” “我没有爸爸,只有妈妈,妈妈的姓是妈妈的。我妈生了我,不久就去世了。我奶奶把我养大,现在奶奶不在了。” “你知道你妈妈的名字吗?” “奶奶说她好像叫谢慧。”姐夫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奇怪,但很快又恢复正常。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谢云还没来得及回答,毕冬梅就抢了过来。“比我小四岁。我今年应该十八岁了。” “现在是十八,十八—”

九.小傅亮

毕冬梅的妹夫小傅亮是经营汽车行业的大老板,但这个行业不是他创造的,是他哥哥奋斗出来的。他没有儿子,甚至没有女儿,所以他在死后接管了产业。他临死前反复跟我说,‘我没有儿子。你一定有个儿子。不要让我辛辛苦苦得来的财产落入外人手中—’

小良夫想生个儿子,可娶的老婆已经十几年了,却一直没生出来。真的,我很害怕是怎么回事——

这个小良夫,一方面是想生个儿子,另一方面也是想给死去的哥哥一个交代,但是他又无法解释现在的情况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小傅亮喝得很醉——

司机送他到门口,小保姆谢辉过来迎接。“你也——也—吗?” “她回娘家了,说过两天就回来。”“过两天再来。她不回来才是好的。她该回家了。”谢慧用肩膀和胳膊撑着走。到了床边,她慢慢等他躺下,然后打算转身离开。但她的手被小良夫紧紧握住。“你要去哪里?” “我给你倒杯水。” “我不要水,我要你的嘴——”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把她拖到床上,然后在她嘴上亲了一下醉醺醺的嘴—/[

十、你老婆的心有点恶毒。

“你是一个欺骗小保姆的老黑幕。”小傅亮听了毕秋菊的话,哈哈大笑。“真的吗?哦!你以前是保姆,但你不一样。” “我哪里不一样了?我当保姆的时候被你欺负过。” “但是你起来了,谢晖就没你这么有福气了——” “谢晖之后发生了什么?不碰别人的方便,就别管了!” “在我准备接手的时候,她被我老婆炒了。我问老婆,你为什么要辞退谢辉?我老婆理直气壮的告诉我,因为她不能生孩子,她怕能生孩子的谢慧会取代她。我让她把谢晖找回来,她得意地说,‘我找不回来,谢晖被我卖了’。” “她真的卖了吗?” “不知道。反正她就是这么说的。”毕秋菊也有点生气。“你老婆的心有点恶毒。” “那是我以前的老婆,现在的老婆没那么狠心了。” “那不一定。如果你不相信我,找个保姆教我怎么亲热。” “你没回你妈家,我天天在家看。我根本没有那个机会。” “说这些没用。说说你恶毒的妻子吧。” “巧了,我在翻看录音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那天我和她吵架的时候说的话。没想到那些话被我不自觉的记录了下来。” “那又怎样?” “我以此为依据逼她离婚。如果她不同意,我就举报—”

十一、你妈妈没留下什么遗物?

“你老婆的狠心,活该这种报应。”

“之后就不想找老婆了。我只想知道谢辉在哪里。我找人偷偷问问人贩子。只要有人在,我会不惜任何代价把她买回来。好几年了,都没有她的踪迹!”

谢云听到这些话时有点困惑。他觉得这好像跟自己有关系,但好像跟他没多大关系。他没有说话,静静地等着听。

“后来有人给我找了个保姆。”小傅亮指着毕秋菊,“她是你,然后我欺负她,然后我要她。”毕冬梅调皮地道,“然后你就成了我姐夫!” “我也有个嫂子。” “嫂子给你带了个姐夫。” “冬梅,别忙着说这个。”“为什么?”

肖亮夫没有回答毕冬梅的话。他转过身,冲着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谢云道。“你妈妈这么早就去世了,一点遗物都没留下?甚至有点——”

“有一个手镯。奶奶说是我妈去世的时候的。” “改天让我看看。” “不会是一天。冬梅有。就让她拿出来。”

十二个,两个手镯

小良夫接过董梅递过来的手镯。他仔细看了看,认出是原来送给谢辉的那一张。然后对秋菊说,“把你的手镯也拿出来——”

肖良福伸出两只手,然后用拇指和食指分别拿起两只手镯。“你看,这是两个同样品质的手镯,一个给我妈,一个给我哥,而且都是我哥死后归我的,我分别给了两个小保姆。”他走到毕冬梅面前。“这个手镯的主人突然变成了你。你不会也想当保姆吧!” “你总是想占保姆的便宜,老渣男。” “不要说我是老渣男。我还是很规律的。你不到十岁就住在我家。现在你们都长大了。我占有你容易吗?” “那是我妹妹,你敢。”小傅亮笑着问秋菊,“怎么了?” “死丫头,别乱说,你姐夫很守规矩的。”小良夫有点骄傲。“听听你姐怎么说的。”小傅亮把两只手镯分别还给秋菊和冬梅。“现在这两个手环的主人在辈分上有些迷茫。其中一个是我媳妇,一个是我媳妇,婆媳是亲姐妹,不合顺序!真的很乱。”

十三,以后不要叫我叔叔。

那个谢云正在偷听小良夫关于手镯的抱怨,听出了其中的意思,好像他已经是小良夫的儿子了。但他还是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他害怕自己还没确定身份的父亲会反对他和冬梅的事情。况且这段感情外人都知道,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甚至会让人误会是为了人家的财产——

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说,“大叔,什么都别说了。一个手镯并不意味着什么。可能是我奶奶在什么地方捡到的。你说的谢慧,可能只是和我妈同名而已。不要因为同情一个小混混就把他错当成你儿子—/[//]。

肖亮夫听到谢云的话时很吃惊。他没想到谢会不认自己有钱的父亲。他一时理解不了,接受不了。他很无奈。“但是我们的血型——” “那也不是铁证。这个世界上血型比亲戚还多。”

小良夫还是不甘心。“要不,我们做个DNA吧。” “没必要,但还是要感谢叔叔为我献血。我会把你放在心里。”然后他起身拉着毕冬梅向门口走去。毕冬梅听他说的那么坚决,只好乖乖的跟着他。

毕秋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她非常惊讶。她和小傅亮一起起身送谢云和冬梅到电梯口。“小哥哥,我知道你的想法。以后不要叫我叔叔,就叫我冬梅,我心里就有你。如果你需要什么,就给冬梅回电话。” “好的,大叔!请小心——”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三一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guanqiu301.com/1185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