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个月前 (03-03)  都市文学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7月的重庆主城是火炉。我去“森林里的小屋”避暑。

“森林中的小屋”位于黄水镇东北郊区,海拔1500米。属亚热带湿润气候,夏季平均气温20度左右。是重庆市民的避暑胜地。许多外国人来到这里。每年夏天,镇上都挤满了人。这座老城现在是一座高楼林立的小镇。店铺鳞次栉比,游客纷至沓来;机器轰鸣,嘈杂不堪。几次造访之后,我总想在森林里找个安静的地方,享受独处的时光。

今年本来准备再找个地方凉快凉快,但是朋友比我们先到黄水,给我们找到了这个“森林里的小木屋”。丛林深处,车子驶出黄水镇一公里,在黄陂路右转,穿过500米的林中浩二。一排东西向的小平房隐藏在茂密的松林中。左边一个山头,隔绝了黄陂路上汽车的轰鸣声,右边山头,树木茂密,屋前几排挺拔的柏树郁郁葱葱。穿过树林,前面的山蜿蜒曲折,后面的松柏郁郁葱葱,高大挺拔。

从闷热的重庆到这凉爽的小屋,那天晚上我早早就睡着了!很久没睡到天亮了。

早上被林中的鸟叫声吵醒,听着鸟叫声,有种特别的味道:叽叽喳喳,脆脆的话一个接一个;长而抑扬顿挫,短而百鸟争鸣。每一首鸟鸣都可以看作是一首节奏不同的曲子。步入林中,我循声搜索,不见鸟影,但鸟声多了几分惊恐,节奏明显加快,像是警惕和警告,时而群体共鸣,响亮而清晰;有时候,窃窃私语。又吵又急,又缠绵又杂,此起彼伏。

回头看小屋,屋顶都是烟。烟雾溢出屋顶,在树梢盘旋,落在密林中,缠绕在茂密的树枝间。呃,微风一吹,烟就起来了。呼吸吹在脸上,渗入每一个细胞,软化每一块肌肉,拉伸每一块肌肉和骨骼。很快,斑驳的光影从林中落下,从高处的树枝滴落到一丛丛的荆棘上。绿的温如玉,红的温如火,绿的深情如戴。光影交织中,蝉鸣骤起,大自然生命的律动犹如一场艺术盛宴。其中,我忘了我的早餐。

回到院子里,几个比我先来的夏日游客坐在沙发上,悠闲地四处张望。在大坝的边缘外面,有一些小花,晚香玉、格桑和山药。白色、红色和黄色。几只蜜蜂在花丛中飞舞。偶尔,他们能听到嗡嗡的声音。偶尔会有两只花在树枝间振翅飞翔。这些小花在一排笔直的柏树下盛开。这一排树挡住了人的视线,不会游泳,也很难珍惜。我问师傅为什么不砍,他一直摇头说,这是风水树,不能砍。我有点不解:盖房子还是修房子,会开阔门前的视野。一棵大树怎么能挡住大厅的视线?

主人让我坐在沙发上。抬头望去,四维树给我一种从井里看天的感觉。白云缭绕在树顶,像仙女头上的白色萨满舞蹈。蓝天就在不远处,仿佛垂直方向都能摸到。放眼望去,除了几片白瓦,全是郁郁葱葱,蓝天白云。那天下午,雨后天晴,彩虹横亘天际。我兴奋地张开双臂,仿佛双手握着一根彩色的绳子。主人说:小屋刚建好的时候,一个夏天的游客非常喜欢住在丛林里的感觉。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,小而精致总比大而泛滥好。你不仅可以看到井里的彩虹,还可以握住彩虹,这就是小屋的美。

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些松柏排列得这么整齐。原来所有这些树都是二十年前种的。生产黄连时,种一株黄连,种两棵树。黄连每五年收割一次,黄连几次收割后,树木参天成林。黄河森林覆盖率80%以上,植树造林必不可少。师父说: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这些都是我爸妈种的,我们不会轻易砍的。

我明白了主人叫它风水树的原因,除了这棵树是前人种下的,不能砍伐,也让林中小屋美丽诱人。小屋虽然小,但环境宜人。简陋的房间破旧不堪,清爽又提神。森林中小屋的主人是一对年轻夫妇。小屋是父母的老房子,有些破旧。夫妻二人自己做,自己修,家具破旧,面积不大,还算干净。夫妻俩结婚时,父亲在镇上给他们买了一栋小别墅,全家人都去了镇上。现在这对年轻夫妇带着他们的孩子回到了小屋。本来想装修后自己住,没想到,来参观的暑期游客发现了它,爱上了它。结果夫妻二人把房子腾出来,加了电器。“森林中的小屋”正式出租。

黄昏时分,阳光透过树叶把金色的光芒洒在森林上,在院坝上投下参差不齐的树影,让白墙更加耀眼。在这里,太阳中午有温度,晚上太阳是温暖的。这种阳光最适合补钙。选择一张躺椅坐在密林中,让阳光照耀沐浴,不用担心晒伤,却最能激发人的阳气。

晚上,每个人都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。仰望星空,群星闪耀,月色皎洁;青蛙在叫,树在跳舞。回忆:小时候夏天躺在老家院子里的席子上,用手摇着蒲扇,和嗡嗡作响的蚊子搏斗;看流星划过夜空,听嫦娥奔月和吴刚砍月桂的故事。如今,没有了童年的喧嚣,少了几只蚊蝇,天空晴朗,心也像天空一样开阔,人随着晚风清爽。

过了很久,凉意来了,我只好躲在屋里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三一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guanqiu301.com/118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