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月前 (09-01)  美文精选 |   抢沙发  2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2008年五叔去世十周年,整整十年,五叔的去世是我和弟弟玉萍心中永远的痛。五叔是老兄弟中最小的。我们都叫他姐夫。他死后留下了一对女儿,一路上都改嫁到邻村。只记得大哥叫丰儿的时候十二岁,四叔的儿子玉波大几个月。他的二哥叫红红,那时他只有八岁。我原本以为姐妹俩在邻村就五六里路,我们总会来来去去。

然而,没有人想到他们已经离开十年了,他们也没有回去给父亲的坟墓烧一张纸。70多岁的奶奶希望儿子不在,孙女希望期待已久。她失踪了十年,照顾了十年。两姐妹的声音和容貌在我们的脑海中渐渐淡去。

直到2008年夏天,我们兄妹终于戏剧性地走到了一起,这成为了我美好的回忆。

2008年水运会期间,四叔家的弟弟于波在市里的食堂工作,中午也有同龄的志愿者来食堂吃饭。呵呵,所有21、22岁的年轻女孩,难免在一起说说笑笑。同桌的弟弟于波和小女孩也不例外。他们边吃边聊,互相询问对方的父母。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越来越近。终于,弟弟于波意识到分开十年的是自己的妹妹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他们从一个懂得理解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苗条的年轻人。我的姐姐和哥哥高兴得哭了。俞博拉拉着姐姐的手说,”走,我带你上楼去找你二哥,他也在这里工作。”他们二哥也是我亲弟弟。三姐妹的聚会勾起了玉萍对姐夫的思念,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,眼泪哗哗地流下来。

后来,他们把我介绍到我的工作室。我还记得,午饭后,我和同事在门口休息聊天,一个女孩走到前面喊道;“大师兄”叫我一愣,女大学换了十八次,十年不见:”大师兄,你不认识我吗?我是风”。“风?”我的心震惊了。小时候的祥子出现在我面前。是的,我面前的这个小女孩,有她童年的影子,甚至还有她母亲的影子。当她抱住我痛哭的时候,当我认出失散十年的小妹妹的时候,我气得差点晕倒。幸运的是,我的同事们支持我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。

本以为从此兄妹会经常来交流,但小女孩对奶奶的冷漠却像泼了我一盆冷水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就没有再来往了。一年后,我去了城市工作,回家去了汽车站。我在公共汽车站等车。风一下子把我甩哭了,说她妈妈乳腺癌晚期。得知情况后,我只能安慰自己。姐夫想起他们家生活的小事情,让我哭了。我哥哥和姐姐乘公共汽车回去了。我以为不管怎样,哥哥姐姐都是坐公交车,作为没有父亲的孙女走到门口。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回家看看七八十岁的奶奶?然而,我错了。当我下车时,小女孩什么也没说。我气得下了车,一路骂着回家。

我知道我们兄妹的命运已经结束了。从那以后,奶奶去世了,我们兄弟姐妹再也没有和她来往。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三一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guanqiu301.com/31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