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个月前 (09-09)  未分类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个

今年开始了中学高级职称评审工作,负责这项工作的王到学校了解情况。

这一天,王驱车十几公里来到了郊区的一所中学。他一进学校,就直接去学校人事室找负责学校干部人事工作的小李。推开门,小李看见王走来,礼貌地迎了上去。

“王,你辛苦了。路途遥远。你下来了解一下今年教师职称评审的情况。我们位于远郊,所以来这里不容易。”

王说:“今年事急,时间紧。如果你不快点,你就做不到。这么多学校要办。这次去你的学校了解一下情况。嗯,你可以了解一下你们学校老师的信息,看看什么符合要求。我有一个好主意。”.

小李给王倒了杯茶说,“王,你先坐下来喝点茶,我给你找点资料。”

小李出去到另一个存放人事资料的办公室,接过全校老师的资料本递给王,他们仔细研究了符合晋升条件的老师。

看到副校长的情况,王说:“她是1968年的毕业生。如果她在1966年之前毕业,她可能会被提升。可惜时间杠杆不可靠。”

看到刘副校长和另一位老师的情况,他们又陷入了思考。他们的情况基本相同,中学毕业的年份也差不多,只是孙潇后来参加了自学高等教育考试,拿到了大学毕业的文凭,学历发生了变化。从那以后,孙潇被纳入今年的推广范围。如果刘副校长考虑到学校的实际工作需要,想参加今年的晋升,只能在特殊情况下考虑。打赏,要求比较高,要有突出贡献,要有两篇以上论文在国家级期刊上发表。

现在,小李犯了个错误。为做出突出贡献,副校长刘负责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,这是比较公平的。但是这几年没听她说起过我的论文。

面对这种情况,王对人事主管小李说:“你应该把这种情况向你的校长老赵汇报。反正所有学校的校长都会在评审会上做评委。如果让你们的校长在评审会上做一些工作,估计是有希望的。”

王走后,学校人事负责人小李向校长汇报了王从调查中了解到的情况。在提到刘副校长的情况时,校长老赵也提出了困难。他一时拿不定主意。他只是说:“提交资料,我们在评审会上再谈。如果你能争取,你就能争取。政策卡死了就没办法了。”

小李听了老赵校长的话后犹豫了一下,心里不停地咚咚作响。刘副主席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假期。他们俩都是数学老师,一年级就教数学。他们的同龄人是朋友。在教学中,他们有更多的不愉快,彼此意见很大,一碰就火。刘冬梅被提升为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后,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。记得有一次,在全校会议上,我因为一件事在会上公然吵架。如果职称评定的时候,副校长刘没有评审,做了,而且在学校会有很好的表现。小李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评审会议开始,主持会议的上级领导首先宣读了今年评审题目的政策文件,反复强调一定要按政策办事,客观公正,不搞特殊事务,不打听个人信息。

坐在会议室里,赵校长正盘算着我校几位老师汇报的情况。其他的都好办,都符合要求,就是刘冬梅副主席的情况不好办。例外地做它。其他学校没有这种特殊的例子。你可以在会上为她争取。她的学历没那么硬,没有国家级论文,学历也不达标。而且,如果做得不好,在其他领导的心里,还是会有政府对政府的关系,干部会留下特别的印象。

但校长老赵想的远不止这些。他更担心回去工作后该做什么。会不会影响刘冬梅副总裁的工作心情?还有,在学校里,正是副总统刘冬梅和孙潇老师的一对朋友。如果孙潇被评,刘冬梅没被评,那就不是在学校炸的。懂的人说起来容易,不懂的人就不算是老赵校长和小锅里撒尿的副校长,故意为之。老赵校长利用这次评议会的机会,与刘副校长的死敌对接,共同对付副校长。

校长越想越觉得问题难,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根据刘冬梅一贯争强好胜和不屈不挠的性格。恐怕从现在开始,学校领导班子就不得安宁了,就像一堵整齐的墙瞬间裂开了一道缝隙。不能再抹平了。想到这,突然,校长老赵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。

怕什么反而会来,结果这个职称评定,刘副校长被打败了,而和几个老师被提升为高级中学教师。下面的事情其实都是朝着老赵校长心中的方向发展的。

自从这次职称评审结果公布后,刘冬梅副校长的心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心头,他不好意思在老赵校长面前发泄情绪。表面上,他要表现出宽宏大量,在名利面前要保持高姿态。相识相知不和。但是在刘冬梅的内心深处,有着说不出的困难。满满的苦水,只有她知道其中的滋味,委屈中夹杂着愤怒。

尤其是看到孙潇老师在她面前表现得像个胜利者,这让她很生气,咬牙切齿。暗自抱怨校长老赵真是不够朋友。多年来,在你的指挥下做了一个有用的人后,你处理了学校教学中的所有事务,最终被嘲笑。我真的很想被调走。方式不同,没有共同的原因。但另一方面,我想,陶还不如用他的人脉跟老赵一较高下。老娘不容易糊弄!我很难过,你也不想难过。

1994年,学校危房改造时,拆除了大量废旧门窗。废料处理完后,校长老赵和总经理迎了上去,买了几扇废门窗,供他正在搭建的小厨房使用。平时老赵热爱音乐,学校在校长办公室临时有一架钢琴。在照顾好自己的缺点后,老赵在琴键上弹了一首歌,他应该改变主意了。就是这些小事,刘副总看在眼里,放在心上。在刘冬梅看来,她生气了,无法平静下来。我在下面努力工作,你在这里弹钢琴取乐。你应该把学校里的一些旧门窗带回家,自己盖一栋小房子。

在刘冬梅,老赵校长的不雅行为“在学校里随处可见”。学校里一些被批评违反校规校纪、克扣奖金的不满意的人,也转向了刘冬梅。向刘冬梅提供各种信息。刘冬梅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找下属职能部门的主管,收集老赵校长的处分。

尤其是在学校工作多年的总务主任,更是学校的元老级人物,处理问题流畅娴熟,没有得罪任何人。几位领导都受到领导的高度重视,被称为“tumbles”,知道学校的很多秘密“,很多事情都是他亲自处理。尤其是他管理的学校食堂,是一个很难梳理的混乱账户。一定有很多漏洞。如果你让他翻脸“ ”,把这个账都算在老赵校长头上,那对老赵校长来说就是一个沉重的“壳”。

当刘冬梅找到总务主任时,总务主任被惊动了,因为老赵毕竟是学校的负责人,得罪不起。然而,由于他自己的利益,他仔细权衡了一下,走上了刘冬梅的第一步。从总务主任的角度来看。当时,刘冬梅是学校分房队的队长,全市唯一的三居室福利房正是总务主任梦寐以求的。

如果他不向刘冬梅屈服,恐怕这房子会毁了。就这样,总务主任被刘冬梅/他认为,向刘冬梅提供了许多所谓的“钢鞭”材料。甚至有一年,学校食堂的一头大肥猪半夜被杀,食堂大锅里大张旗鼓烧了一壶开水,被砍成几大块,翻墙从学校墙上偷走,都记录在校长老赵管理不善造成的账目里。等等。

刘冬梅已经获得了这些材料,当务之急是尽快将它们发送给他的上级。她没有其他渠道可以利用。但是,她的丈夫是当时学校最高领导部门的总会计师,所以她可以通过丈夫的方式把材料传递给主要领导。更何况,他老婆的名头被碰上了,他为她愤愤不平。我妻子自从没有获得高级教师的头衔后,一整天都在家不开心。我不想做饭,在家里经常发脾气。冷锅冷灶,使他的家突然没有了温暖,反而多了许多愤怒和担心。他一定要帮这个忙,给老赵校长点颜色看看。

一份书面投诉被提交到最高领导层的负责人手中,引起了最高管理层的注意。经纪检批准下发至相关部门。纪检部门的领导直接去了学校,带了校长老赵去谈话,还气势汹汹地骂了他一顿。

“一个工作不到位又注重教学的校长,整天在学校里谈钢琴。变成什么系统;私底下把学校的文章带回家,利用学校的蝇头小利,这也是你校长做的;学校管理混乱,猪被杀,毛在圈里被偷。这么长时间,没有人发现。我从来没听说过。太棒了!真怀疑是你“内鬼”和“外贼”同意做这件事……”。

训诫了老赵校长一会儿,没有老赵校长的辩解,纪检人员黑着脸对老赵说:“限期写检查,等待处理。”

校长办公室的训斥声传到了隔壁刘冬梅的办公室,刘冬梅的心情自然而畅快,压抑已久的经历暂时得到了缓解。

半个月后,上级领导分析,学校领导班子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不团结、影响不好。为了稳定学校的大局,他们每人打了50板。对校队进行了组织调整。老赵被免去校长职务,只担任学校党支部书记。免去刘冬梅副校长职务,调任其他学校任普通教师。

一场由职称引发的闹剧似乎已经告一段落。最终两败俱伤。但是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这场“内斗”消耗战还在继续发酵。它以自己的方式继续。

新校长从外地调到我校,接替原校长老赵的职务。这场闹剧之后,刘冬梅转学到了另一所学校,而在她看来,她没有占任何便宜,所以她从领导的位置上掉了下来。自然不甘心,愤愤不平。老赵还在学校书记的领导位置上,所以刘冬梅自然是不服气。她将继续她的闹剧。刘冬梅人已经不在这所学校了。但她找到了另一种方式“通过遥控”指挥新校长,并继续她的“身体双”作为“打手”。

真巧。老赵是正道,纯属巧合。新校长的妻子只是刘冬梅丈夫手下的一名财务人员。刘冬梅得到了这个线索,就像放风筝的人“ ”。他紧紧抓住新校长,利用丈夫的权力走“夫人”的路线。指示丈夫把新校长的妻子从总财务人员提升为某部门的财务总监。官升一级,新来的校长自然会心领神会,感恩报德,充当继续打击老赵的“新手”。

第一,学校常务会排除了老赵参加。老赵对学校里的一切一无所知,完全聋了。学校里的党务和行政根本不通风。他还大谈老赵执政时“的弊端”,全盘否定他的一切做法。一些过去被老赵批评过的人,为了学校里的一点小事和老赵吵起来,在学校里大呼小叫:

“现在不是你老赵的世界了。你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?……”

弄得老赵无可奈何。连老赵都提交了上级党委的简报材料,并找了打字员帮忙。打字员也变了脸色,给了一个借口打印更多的工作任务。老赵“掌权时那副勤快的笑脸”从打字员脸上消失了。瞬间变成了嘲笑和戏弄。

二是让老赵去外面读书。过了几个月,老赵回来了,老赵以前的所有学术主任、政治宗教主任、政治事务干事都被换掉了,他们申请调到其他地方。根据刘冬梅的指示,总务主任进行了反击并留任。

经过新校长的这一番折腾,老赵心灰意冷,成了“一个独来独往的人”,似乎成了学校里不被人爱的人,无法开展工作。

深夜,老赵躺在床上,回想起自己在这所学校早起付出的一切。职称评定引发的这一系列连锁反应,让他感到心寒。刘冬梅自私的职称欲望在一所学校引发了“地震”让他无可奈何。想着,一个突然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,走吧。也许会更好,也许这是刘冬梅最想看到的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三一文章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guanqiu301.com/352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